成人用品:www.2s.tv
yulin1.ituyjh.com > 穿越小说 > 宋韵梅花 > 第三百二十节:正气歌(大结局)
    “陛下,文宋瑞带到!”

    “请他进来!”

    忽必烈一声令下之后,不多时两个怯薛就押着文天祥走进了正殿,面对着与自己交战几年的老对手,忽必烈当即从御座上起身,径直来到了文天祥面前:

    “事到如今,先生有何要求,还请对朕说出,朕一定满足!”

    “生为宋臣,死为宋鬼,无所求也!”

    面对忽必烈问话,文天祥却是傲然挺立,连腰都不弯一下,只求速死。忽必烈无奈,只好尴尬地笑了笑,接着劝道:

    “先生乃是南朝状元宰执,若是投靠大元,则朕必引为股肱之臣……”

    “但说无妨!”

    文天祥摇了摇头,从容不迫地说道:

    “我乃大宋状元宰相,社稷倾覆,唯求一死!”

    “那个文什么的,陛下亲自劝你,你还是那么执迷不悟啊?”

    此言既出,看着文天祥从容不迫的样子,中书省右丞相桑哥大怒,刚想再说什么,忽必烈就瞪了他一眼,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

    “桑哥,休得无礼,文丞相乃是朕求之不得的能臣,如此忠义之士,岂是你能理解的?”

    迫于忽必烈的压力,桑哥只得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紧接着,忽必烈就换了副脸孔,对文天祥和颜悦色地说道:

    “文丞相,只要你选择归顺,朕马上任命你为宰执,妻女亦可释放归家,如今天下一家,丞相只要归顺大元,自可实现济世救民的抱负,也可家人团聚,岂不美哉?”

    “休想,大宋已亡,但求一死!”

    文天祥闭上眼睛,依旧没有答应忽必烈,沉默片刻,他故作随意,问了忽必烈一句:

    “既然你们有天下一家之心,又为何要残害我朝寿安公主?”

    文天祥话音刚落,偌大的大殿,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所有元朝大臣全都面面相觑,等待着忽必烈的开口。

    “此事,朕实属不知,不过,若不是赵珍珠不知死活冥顽不化,她和赵嫣,又何以会落得如此下场?”

    忽必烈近乎敷衍了事,将赵珍珠的惨死推到了她和赵嫣的身上,对此,文天祥自然是嗤之以鼻,除了求速死之外,并没有其他的话。

    “陛下,此事该如何是好?”

    忽必烈思量片刻,之后,这才点了点头,说道:

    “先生所言,朕就勉为其难了……”

    至元二十年(1283年)一月,几个狱卒来到了文天祥的牢房中,正式宣布了忽必烈决定处决他的诏书。

    对此,文天祥早有准备,从容换上儒士的青衣之后,他就跟着押送的狱卒走出了牢房,登上囚车。

    囚车走过大都的街道,向着刑场而去,一路上,到处都是围观的民众,对于这个大宋宰执的殉国,大都民众虽然了解不多,但是,出于好奇。他们还是全都聚集到了街道上,想要看一眼文天祥的最后风采。

    寒风凛冽,还夹杂着一些来自遥远北国的沙砾,在寒风中,文天祥在囚车上傲然挺立,丝毫没有畏缩的意思。

    “文丞相一表人才,实属当世英杰啊!”

    “若是不死,只怕,就是天下之福啊……”

    看着文天祥从容赴死,大都民众皆感慨不已,车到刑场,面对放在面前的纸币,文天祥抚须浅笑,欣然提笔,写下了一生当中最后的一首诗:

    昔年单舸走维扬,万死逃生辅宋皇。

    天地不容兴社稷,邦家无主失忠良。

    神归嵩岳风雷变,气哇烟云草树荒。

    南望九原何处是,尘沙黯澹路茫茫。

    衣冠七载混毡裘,憔悴形容似楚囚。

    龙驭两宫崖岭月,貔貅万灶海门秋。

    天荒地老英雄丧,国破家亡事业休。

    惟有一腔忠烈气,碧空常共暮云愁。

    “文丞相,该上路了……”

    “动手吧,不必犹豫!”

    刽子手杨某,是个汉人,在向文天祥磕头行礼之后,他才喝了口酒,往刀上一吐,颤抖着举起了鬼头大刀。

    刀锋落下,血溅三尺,热血撒在了冰冷的石板路上,霎时,天空中乌云密布,一阵强风随之袭来,飞沙走石,人们皆认为,文天祥乃是文曲星化身,他的逝去,甚至连上天,都感到无比悲怮。

    “驾!”

    片刻过后,一个怯薛骑着马赶到法场,带来了忽必烈赦免文天祥的诏书,然而,文天祥已经就义,一切皆晚,次日,他的遗体。由妻子欧阳氏和两个女儿领回,欧阳氏在文天祥的衣带里,发现了一张纸条,上书: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文天祥就义的那一年,年四十七,而赵珍珠殉节的那一年,年四十,在他们死后,充满崇敬的赞美,正式开始。

    就在文天祥牺牲后不久,汪元量的上书被忽必烈允准,得以南归,历经一年,终于通过交州辗转前往流球,并被赵若和任命为太常少卿。

    而王清惠和王琼仙,则从沧州乘船出海,一路南下前往流球,在路上,遇上了带领海军舰队北上舟山群岛的易士英,为了保护她们的安全,易士英特地派遣飞机,送她们去了流球州。

    “娘,王昭仪她们回来了……”

    从女儿信安公主那里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刘妍若又惊又喜,急忙要赵淑妍带她去与她们会面叙旧,了解一些关于北国的情况。

    “妍若,文丞相殉国了,这事,恐怕你也听说了吧?”

    听了王清惠的话,刘妍若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苦楚的神情:

    “嗯,我也听说了,只是,我心有不甘,如今,杨邦宪也去世了,苏刘义和张达在大陆与元军作战,也牺牲了,陈吊眼、黄华也殉国了,事到如今,可用之才甚少,真不知,我们何时才能重归大陆,回到梦中的临安府……”

    刘妍若和王清惠都不知道,她们此生,注定看不到宋军反攻大陆的那一天了,因为,那一天虽然到来了,但是,却是七十年后的事情了。

    “太皇太后,我们回到临安府了……”

    七十年后,八十五岁高龄的杨思妍再度踏上故土,此时,距离赵若和驾崩,已经过去整整三十年了,她的儿子、平宗皇帝赵嗣虔也已驾崩……现在在位的大宋皇帝,是她的孙子赵次忠(即位后改名忱)。

    当她回到自己昔日在清湖的家时,这里早已成为了一处道观,一切,已然是物是人非。

    “娘,我不负重托,终于……替你们报仇雪恨了……”

    杨思妍喃喃地说道,白发苍苍的她,扶着墙壁,慢慢地走进了八十年前,她曾经居住过的屋子,当年,她曾和弟弟杨思璧一起在此嬉戏打闹,如今,她却再也找不回当初的欢乐,留下的,就只有苦痛与哀伤罢了。

    “皇祖母,你觉得,人有来生吗?”

    忽然间,一个少女走到了杨思妍的身旁,打断了她的思绪,杨思妍回眸一看,这才发现,她不是别人,正是她平日里最宠爱的小孙女,华清公主赵悦芝。

    “悦芝,我还记得,我和我娘离开家,启程南逃的那一天,也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啊……”

    杨思妍老泪纵横,就在这时,一阵悠扬的琴声随风飘来,恰好,那不是别的乐曲,正是赵珍珠生前最喜欢的《梅花三弄》。

    悠扬的琴声,将她的思绪,又带回了八十年前,一个春暖花开的午后……她仿佛再度变成了小女孩,紧紧地依偎在了母亲赵珍珠的身旁。

    “娘,这是你最喜欢听的乐曲吧?”

    “呵呵,思妍,你可真是聪慧,一听就听出来了……”

    赵珍珠笑靥如花,白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幸福的笑意:

    “等会,我想跳一支舞,不知,你可否帮我去叫我娘和我妹妹过来?”

    “可以呀!”

    杨思妍欣然答应,不一会,她就拉着谢道清和萧媞的手,来到了赵珍珠的身边,在她们的身后,跟着赵嫣和萧晴,还有赵珍媞和她杨思妍一生从未谋面的瑞国公主赵珍仪。

    “那,娘就开始吧!”

    汪元量手抚琴弦,悠然的琴声,从琴弦上倾泻而下,与此同时,一旁的艺人们也演奏起了琵琶和编钟,伴随着优美的旋律,身着华丽舞衣的赵珍珠翩翩起舞,她那曼妙的舞姿,让人不禁想到了汉成帝的皇后赵飞燕。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赵珍媞默念着李白的诗,片刻过后,她用胳膊肘稍稍地捅了捅赵珍仪的手臂,说道:

    “姐姐,二皇姐真是身轻如燕……不是吗?”

    听了赵珍媞的话,赵珍仪只是轻笑一声,评价了句:

    “可不是嘛,要不是,从小我娘不让我学习舞蹈,只怕,我也不会输给她这么多吧?”

    赵珍媞用手划了划娥眉,调侃了句:

    “正如你说的……那,我是不是可以说,我束过脚,以至于连走路都不行呢?”

    ……

    “梦醒天涯忆故里,来世再回旧时家……”

    赵嫣死后,魂魄来到了七百年之后,她本以为,自己历经艰辛,终究只是梦一场,然而,当她再度苏醒,踏上杭州的街道之时,却发现,一切都已经变了。

    “萧媞……萧晴,你们还在吗?”

    赵嫣身着淡紫色的齐腰襦裙,怅然若失地走在街上,丝毫没有顾及周围的不同,直到,她来到了一家古朴的书店里,翻开历史书籍,这才发现,宋朝于伪元至正年间反攻大陆,收复大陆江山,并得以统治至今,中国,成为了世界历史的引导者,元明清三代消失了,孤山上的梅花,最终开满了天下。

    “赵嫣,看什么呢?”

    忽然间,一个人拍了拍赵嫣的肩膀,赵嫣回眸一看,霎时就愣住了。

    “莫非,你是萧媞?”

    “呵呵,你果然没忘了前世!”

    萧媞会心一笑,而后,另一个少女也从赵嫣身后书柜旁钻了出来,一把捂住了她的眼睛。

    “萧晴,你就别开玩笑了,要不,你再闹出什么事,回邸店后,我一定免不了我娘的一顿骂的!”

    “你们都还活着……那,赵珍珠她们呢?”

    萧媞抿了抿嘴唇,轻笑道:

    “我觉得嘛,她们……应该都已经重生了吧?只不过,是不是大宋公主,我就说不准了……但愿,她们这一生,也能够获得幸福吧!反正,托你的福,我们兰陵萧氏通过联姻,得以获得东罗马的皇位……这或许,也是对我最好的回报吧!”

    萧晴擦去了脸上的脂粉,看了赵嫣一眼,说道:

    “萧媞,我们去凤凰山看看吧,据说,赵嫣居住过的和宁殿,如今还在呢!”

    “嗯,我愿意!”

    出得书店,她们三人一起坐上了电车,前去凤凰山上的皇城,路上,路过孤山,透过窗户,她们看见,在路旁伫立着两尊并排雕像,雕像的底座下,写着赵嫣和赵珍珠的名字和谥号,还有几行字。

    “赵嫣,想必,那就是你的绝命诗吧?”

    “正如你说的……”

    赵嫣抿了抿嘴唇,紧接着,她补充了句萧媞和萧晴都不知道的情况:

    “上回,还有剧组来邀请我,去演恭懿仁圣皇后……不巧,那正是我的前世……”

    “呵呵,这可真是巧了!”

    萧媞笑了,看着赵嫣和萧晴,她只是脸色微红,淡淡地说了句:

    “有意思,不过嘛,我还是希望,能够再和赵珍珠相遇,毕竟,她也是我的骨肉,生生世世,我都不会忘记她的!”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从1983开始 重生之小确幸 金刚不坏大寨主 女捕头 凤唳九天 海贼之亡者监狱 这号有毒 重生娇妻:厉少宠上瘾 契言 穿越之庶女当妖娆 重生长姐种田忙 奇幻浪漫物语 亚洲舞王 鹰扬美利坚 不灭龙帝 当我捡到了一个战神后 军妆 从上帝视角开始编剧 史上第一祖师爷 凛然如霜雪 朢淵 中土游侠传 魔门道心 从1994开始 这个学渣不简单 邪剑诸天 炼器雄心 夏已晚 史记小白传 十二生肖魔法学院 八零农家悍女 王牌特工:绝宠太子妃 幻术之道 首辅追妻计划 巫女的时空旅行 从笑傲开始的万界主宰 妙偶天成 腹黑太子高冷妃 腹黑王爷的心尖宠妾 乱明 催妆 海贼王之一剑天堑 长街人声涨 我真不是关系户 来自地狱的死亡诅咒 剑开天门 明朝败家子 穿越明朝之商帝国 红颜三千 我的云养女友 天若不服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一开始,我只想做演员 斗罗之拥有八奇技 异界之重甲暴力贼 绝色炼丹师废柴七小姐 三国乱世战神 修罗战婿 琴帝 超级宗门系统 恶魔打工人 穿成仙侠文反派boss的亲姐姐 我资质平平 再修仙我就死定了 左风少年 金陵春 重生狂妃她又强又飒 破蝶 大唐孽子 月华庭 修真医仙在都市 许你一生:独宠逃家王妃 苍穹神殿之大周风云 极品仙尊归来 轮回之无限进化 觉醒钞能力 七瓣花开 斗破之我的万界门 宗门里除了我都是卧底 我有一座恐怖美食屋 愿与卿老卿可知晓 苍穹炼狱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 欢喜小娘子 特战天神 寻剑 我是锦衣使 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 左道倾天 天狐缘 来自地狱的死亡诅咒 烽火华夏 绝世妖劫 药满田园 执剑问青天 绝品天医 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 阴阳至道 扭曲的日常物语 重生之农门小辣椒 花开锦绣 冲吖~墨鱼丸 这个二郎神很危险 传奇剑神 从始皇陵逃出的长生草 修神外传 导量I创间十银 魔王魔王发大财 工资到位斩仙屠魔 妙手小医仙 连环妙计 成长中的经历 洪荒之太清问道 偶像竟是我自己 秦时明月之无限打卡 黄河惊奇手札 左风少年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葬灵纪 花涧无痕 我有好多复活币 剑仙无敌 大唐:从熊孩子到败家驸马 我儿快拼爹 绝世剑魔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驭兽萌宝:腹黑王妃带球跑 策妖之三界风暴 沧元图 重生之大俗人 开局从召唤诸天崛起 联盟之 海贼之亡者监狱 火影之 诡三国 从笑傲开始的万界主宰 散落的月光穿过了云 跑毒大师 大唐明月 韩娱从遇见知恩开始 我的1978小农庄 太古 南北往事 龙界归来 魂曜星尘 宛若星辰又似尘埃 从夺舍失败开始的穿越生活 仙武帝尊 超神圣骑士 末日为王 苍华若梦浮生若歌 大明镇海王 冥玄破 啸澜 阎罗圣域 大汉黑科技 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 仙府 造化之念 斗罗之诸天抽奖系统 我真不是你家大人 水龙步梦 地卷遗册 苍穹炼狱 网游之萌植暴医 神级外卖员 枭臣 梦里应知身是客 黑篮之队友猛如虎 天师神婿 大王饶命 丰碑杨门 神医:姑娘请自重 战医无双 问仙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巡狩大明 修仙炮灰改行搞科研 我在雨中等你的季节 闻鱼 唐朝倒霉蛋 苦情九天 卡尔戏三国 贞观大闲人 继祖传宗 凤唳九天 快穿女主VS女配 奇门圣尊 女神的天才保镖 江山易老红颜旧 烽火华夏 秒杀 我真的想当配角 玄幻:我,被杀就变强! 我有一座无敌城 斩月 剑仙无敌 王者荣耀之三境 我的微信连三界 三嫁奇缘之丑女毒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