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yulin1.ituyjh.com > 穿越小说 > 宋韵梅花 > 第三百一十九节:故君劝降
    “丞相何出此言?”

    汪元量大为不解,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

    “宋瑞,我等随太后和皇上,被鞑子掳掠至此,又怎能脱身?”

    文天祥闭上眼,沉吟片刻,给汪元量出了个主意:

    “汝非朝廷重臣,若是以道士名义南归,再前往流球,则不难……”

    听完文天祥的这番话,汪元量也沉默了,似乎,他的心里再度掀起了波澜,也再度有了前往南方,继续抵挡鞑子兵锋的念头。

    “汪琴师,此事还是从长计议吧!”

    眼看汪元量愣在当场,王清惠急忙扯了扯他的衣袖,示意道:

    “时候不早了,还是赶紧回吧!”

    离开牢狱,汪元量的内心仍旧是波澜起伏,而王清惠却已经下定决心,要带着侍女王琼仙一起南下,逃往流球投奔与她还算有交情的刘妍若母女。

    “汪琴师,你还是按照丞相所言,上表忽必烈请求南归,而我,则想办法联系上宋廷,让刘妍若上表忽必烈称臣,到时候,我们就能够离开这儿了!”

    “丞相之志,亦在兴复大宋,若要兴复,则需保住流球小岛,等待时机……”

    这些天,上门“拜访”文天祥的人,可谓是相当的多,既有蒙古人、色目人、也有汉人南人。然而,访客人数虽多,目的却无非只有一个,那就是劝降。

    “文宋瑞,别来无恙啊!”

    春夏之交的一个清晨,叶李带着两个随从,来到了兵马司牢狱。一看是这个叛臣前来,文天祥只是坐在椅子上,靠着椅背假寐,似乎根本就没把来人放在眼里。

    “宋瑞,在下叶李,有要事来见!”

    “叶大人,你有什么事啊?”

    听完叶李自报家门,文天祥故作随意,傲慢地睁开眼看了叶李一下,装出了一副不解的样子:

    “叶大人来此,究竟有何贵干?”

    面对文天祥故作傲慢的质问,叶李只是尴尬一笑,拱手鞠了一躬,说道:

    “文宋瑞,识时务者为俊杰,事到如今,大宋已经灭亡,若是你投降大元,陛下定能引为宰执……”

    叶李话音未落,文天祥霍然而起,指着他的鼻梁,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怒骂。

    “叶李,大宋何尝对不住你,你竟然还选择认贼作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实乃人面兽心,你死后,又有何面目,去见你的列祖列宗?”

    “宋瑞,你就不妨再考虑一番,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啊!”

    叶李尴尬地陪笑着,还想再继续将自己的降服论说下去,然而,对于他的喋喋不休,文天祥却只是冷笑作罢:

    “纵使断头,也绝不与尔等同流合污!请回吧!”

    “哎呀呀,宋瑞,你这是何苦呢?投降大元,自可实现你的抱负,也可造福万民,你就好好想想吧!”

    叶李装出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环视了简陋的土牢一眼,指着地上的死老鼠,说道:

    “宋瑞,若是你再不表示臣服,只怕,就会像这腐鼠一般,死在牢狱之间,或是,和那冥顽不化的赵珍珠一样,死无葬身之地……”

    说着,叶李咳嗽两声,故作郑重,接着说道:

    “宋瑞,不瞒你说,在下曾经奉命传旨,前往广州看过赵珍珠,她被蒲师文命人砍了手脚,真是惨不忍睹啊,甚至,死后还被挫骨扬灰,连尸体也没留下!”

    “你反噬其主,实乃罪不可赦!”

    叶李碰了一鼻子灰,灰溜溜地里来了句牢房,次日,留梦炎登场。

    “留丞相,大宋天子何在啊?”

    “文宋瑞,我已是大元宰执,若是你选择投降,也是如此,陛下必然引为股肱之臣!”

    “嘿嘿,给北边的鞑酋当狗,可好?”

    对此,文天祥自然是嗤之以鼻,对留梦炎就是一阵冷嘲热讽,听完了文天祥的嘲讽,留梦炎脸色灰白,只得悻悻而去。

    “陛下,此人对大元有害,绝不能让他活着,还是早日成全他为好!”

    朝堂之上,留梦炎竭力劝说忽必烈将文天祥处决,并力劝忽必烈,万不可对其投降大元抱有希望。不过,忽必烈却不相信他说的话,而是在心里想出了一个更为毒辣的主意:

    “罢了,就让故主去劝降吧!”

    忽必烈这一招,可谓是毒辣至极,让赵㬎去劝文天祥投降,暗示了他,宋廷已经灭亡,事到如今,连皇帝都投降了,若是再不投降,就是不忠不孝了。

    “陛下,以文天祥的想法,他一定不会选择弃暗投明的,还是早些处决他为好!”

    留梦炎还想劝忽必烈处决文天祥,然而,忽必烈却打了个哈欠,并没有理睬他:

    “此事,还是从长计议吧!”

    ……

    “皇上……”

    数日过后,全玖带着赵㬎来到了兵马司牢狱,见到他们的那一刹那,文天祥愣住了,而后,就是倒头便拜。

    在幽暗的牢房中,闻着刺鼻的发霉味,全玖不由得伸手捂住了口鼻,稍微适应了一些之后,她这才轻轻咳嗽两声,说道:

    “文丞相,妾身和皇上都已降了,你为何还不归顺?事到如今,太皇太后和寿安公主都已殉节,大宋已亡,你这是在为谁效忠呢?”

    “文丞相,太皇太后和寿安公主的死讯,我也听说过了,她们可真是坚贞不渝,然,国家落到这步田地,丞相还是降了吧,别再平白无故,牺牲性命了!”

    赵㬎此言既出,文天祥也是垂泪不已,跪在地上一言不发,沉默许久,他才抬眼看了看全玖和赵㬎,低吟道:

    “圣驾请回,圣驾请回……”

    全玖和赵㬎都愣住了,片刻过后,全玖也不禁潸然泪下:

    “文丞相,天命不常,只怕,这这天下,也没有不亡之国,不败之家吧?”

    文天祥依旧伏地不起,嘴里仍旧念叨着:

    “圣驾请回……”

    “文丞相,江南皆降,你又何苦如此呢?”

    “圣驾请回!”

    文天祥用如此手段,最终谢绝了故主的招降,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忽必烈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他隐约感觉,这个文天祥,是永远都不可能屈服于他的强权了。

    “陛下,前些天,左丞相阿合马遇刺身亡,想必,这与南人,定然是有所关联!”

    “关联也好,真的也罢,朕不想听!”

    听了桑哥的禀报,几天来心情不好的忽必烈只是长叹一声,摆了摆手,吩咐道:

    “朕想亲自劝降,卿就替朕张罗一番好了!若是不行,再做决断吧!”

    “陛下圣明,臣遵旨!”

    桑哥领命,退出了大殿之后,一个等待已久的人却从一旁走了出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他就是礼部尚书留梦炎。

    “右丞相,皇上可是想亲自劝降文天祥?”

    留梦炎嘴巴一张,口出惊人,令桑哥不由得愣了愣:

    “留大人怎会知晓此事?”

    留梦炎嘴角阴笑着,神秘兮兮地回答了句:

    “嘿嘿,丞相大人,在下不才,但是,揣摩圣上意思,还是略懂一番的!”

    说着,留梦炎就长话短说,将他们之间说话的话题,直接扯到了招降文天祥的事情上:

    “丞相大人,在下一直以为,此人对大元有害,若是放了他,只怕,他还会回到南方,继续召集执迷不悟者,与朝廷为敌,甚至,勾结逆贼赵若和袭扰两浙和福建,令朝廷不得安宁啊!”

    “此话怎讲?”

    留梦炎巧舌如簧,令桑哥也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而看着桑哥那副忧心如焚的脸色,留梦炎这才嘿嘿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得意洋洋地说道:

    “丞相无需忧虑,此事解铃还须系铃人,到时候,陛下一定也会认为,此人冥顽不化,万不可留下,故,将其诛杀,不是早晚的事情吗?”

    听完留梦炎的这番话,桑哥也不由得连连称是,颔首说道:

    “留大人所言极是,本官叹服!”

    “提文天祥!”

    至元十十九年十二末的一天,狱卒打开了牢门,将文天祥带出了牢房,而在方才,文天祥写了一首诗歌,墨迹未干: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广八尺,深可四寻,单扉低小,白间短窄,污下而幽暗。当此夏日,诸气萃然:雨潦四集,浮动床几,时则为水气;涂泥半朝,蒸沤历澜,时则为土气;乍晴暴热,风道四塞,时则为日气;檐阴薪爨,助长炎虐,时则为火气;仓腐寄顿,陈陈逼人,时则为米气;骈肩杂遝,腥臊汗垢,时则为人气;或圊溷、或毁尸、或腐鼠,恶气杂出,时则为秽气。叠是数气,当之者鲜不为厉。

    而予以孱弱,俯仰其间,於兹二年矣,幸而无恙,是殆有养致然尔。然亦安知所养

    何哉?孟子曰:“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彼气有七,吾气有一,以一敌七,吾何患焉!况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气也,作正气歌一首。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

    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

    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嗟予遘阳九,隶也实不力。

    楚囚缨其冠,传车送穷北。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阴房阗鬼火,春院閟天黑。

    牛骥同一皂,鸡栖凤凰食。一朝蒙雾露,分作沟中瘠。如此再寒暑,百沴自辟易。

    嗟哉沮洳场,为我安乐国。岂有他缪巧,阴阳不能贼。顾此耿耿在,仰视浮云白。

    悠悠我心悲,苍天曷有极。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在文中,文天祥以张良、苏武、严颜、嵇康、颜杲卿等忠臣义士的事例自勉,并表达了自己宁死不屈,决意效仿先贤的想法,坚守儒家大义,纵使刀斧加身、鼎镬之刑(古代酷刑,将受刑人放在鼎中,用热水活活煮死,亦称蒸刑)也毫不在乎,纵使失去性命,亦无怨无悔。

    似乎,对于他这时候来说,气节已然重于泰山,死,或是轻于鸿毛,或是顶天立地,与其没有骨头,向鞑子屈膝投降,不如,有骨气地去赴死,名垂青史,正气永存人间。

    “文丞相,大元皇上有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漪澜情 全职高手 天一剑雪 楚乔传之风云再起 嫡女锋芒之狂妃 极品邪医 在莽新造反的日子 西游之师父你别再作妖了 我在东京教剑道 圣御星魂 囚天传 战争神灵 斯坦索姆神豪 暇想无限空梦域 传承宝鉴 没有字的信 重生之仙武都市 史上 网游之华夏世界 我的世界——复仇之路 我只有两千五百岁 训练家的格斗之路 他来自深渊,引我入地狱 斩月 综漫之无尽逃杀 生死体验 道极妖尊 证道从遮天开始 嫡女为凰:摄政王爷宠入骨 大荒神遗录 策天谋 职游之虚与现实 朕真没想败国啊 千金不低头 女友也有系统怎么办 左风少年 娶个空姐做老婆 妙偶天成 重生黄金时代 领地求生之开局获得神兽 明月不归尘 从火影开始的万磁王 十三皇子 从炸掉魂环开始的斗罗 人在斗罗:签到火影 都市之至尊龙帝 九劫长生记 镐京出猎 朕的丞相有喜了 都市之至尊龙帝 开局赘婿到第一首辅 部落冲突之明齐日月 仙界第一卧底 塔纳托斯的预告 十二生肖魔法学院 1717之新美洲帝国 网游之无限秒杀 天神殿 邪魅王爷沐血妃 大明之雄霸海外 替嫁王妃:娘子是朵黑心莲 丘丘人的原神之旅 神祇领主时代 网游之开局觉醒超神天赋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 庶女攻略 我们所拥有的未来 法师乔安 斗罗之武魂恶魔果实 小楼传说 三国之曹魏虎兕 时空穿梭商人 穿越之我在唐朝捡男人 萌妻上阵:总裁,请克制 争霸天下 永不移动的界碑 问镜 三国之大汉再起 忍者就该出肉装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消魂引 特战天神 全球通缉令 恶魔深渊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我的日常系进化游戏 一开始,我只想做演员 观之清香,饮之可口 剑卒过河 重生八零残疾大佬心尖宠 从火影开始爆装备 战医无双 斗罗之镇世斗罗 某不科学的机械师 傅医生你红线牵错了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男神抽奖系统 青山下 非良人 女尊之天下美男归我莫属 凤凰之舞谋天下 十二生肖魔法学院 妖神记 我的昨日恋歌 抗战之钢铁风暴 精灵掌门人 花都兵王 致命玩家 绝色医妃倾天下 听说你爱我 喜剧天王 悟道仙机 我的混沌城 古神养育者 洪荒之创世宝典 良辰美景未曾负 红龙皇帝 谋心 成神从被全宇宙狩猎开始 大神你人设崩了 凌霄辅助系统 继承山头后我和群鬼一起蹦迪 诸天福运 从华山剑奴开始,签到十年 武林大恶人 我的老爸好像有点强 孤岛谍战 登云台 第十年之终于等到你 浅塘 漪澜情 从龙族开始圣杯战争 双衍纪 没有字的信 云时问锦何处去 大师兄捡到了小说大纲 回到三国之统一天下 斗罗之先给阿银上农家肥 花豹突击队 诸天探索者 守护甜心之杨柳依依 墨染轮回道 重生之御见清心 我的总裁男朋友 长夜行 无忧城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 偏偏嫁给了死对头 月薪两万我成了首富 我是出道仙 全球中二病唯有我正常 逆转木兰辞 神君他动了凡心 昆仑小师叔 桃花 渡劫之王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拯救武侠美眉 隐婚后我被大佬宠翻天 凡人之开局成为墨大夫 沐沐无言 现状入侵 重活 谪仙乱舞 陌上行 徒弟是个假萌新 网游之万人之上 烈火雄师 从1994开始 千秋我为凰:火凤凰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联盟之 肆虐韩娱 陌上行 官道之平步青云 住手!这根本不是决斗! 开局成为大唐神童 不负穿越好时光 萌神恋爱学院 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一念尘中仙 我继承了一座人族部落 铁十字 妖娆召唤师 从诛仙开始的绝世剑仙 镜虚 焚戮纪 回乡小农民 宦宠 lol小说尘埃 都市渡恶师 南北往事 万古天帝 致命玩家 我真的只是想打铁 全球数值化 漂泊修真录 血色圣歌 史上第一祖师爷 半夏堇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