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yulin1.ituyjh.com > 穿越小说 > 宋韵梅花 > 第三百一十三节:再回故土
    “思璧,我的儿啊……”

    亲眼目睹儿子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当即,赵珍珠就摇晃一阵,忽然,她眼前一黑,浑身“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娘,你醒醒吧……”

    杨思妍哭了,上前一把搂住了赵珍珠的脖颈就是一阵呜咽,这次,元军士卒没有再下手,而是收起了剑,将她们抬上了马车,就此与赵嫣她们分开。

    ……

    “思璧,你不要走……”

    昏迷中的赵珍珠猝然惊醒,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手腕和脚腕也是剧痛难忍,再看看,她的身旁只有女儿杨思妍守着,而萧媞和赵嫣,则早已经不知去向。

    “思妍,我的手脚这是怎么了?”

    “娘,对不起……我没能保住你的手脚!”

    杨思妍哭了,抽泣片刻,她这才呜咽着,和母亲说出了真话:

    “娘,为了不让你能够有机会逃走……蒲师文已经指示这帮鞑子汉奸……在给你灌了*之后……他们砍掉了你的手脚……将你做成了人彘……”

    “思妍,娘没事,别哭了……”

    赵珍珠忍住剧痛,勉强一笑,刚想伸手擦去女儿脸上的泪水,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没有手了,于是,她又悄悄地将手臂放下了。

    “思妍,自打逃亡以来,我就料到了,我迟早会惨死在鞑子汉奸的手中……只是,我舍不得你……你才十一岁啊,岂能就这么无谓地死去……”

    此言既出,杨思妍只是抿了抿嘴唇,一把抱住了赵珍珠的脖颈,一脸平静地说道:

    “娘,纵使是死,我也要跟着你……思妍不怕,能跟你死在一起,思妍已经很幸福了……”

    “哼,死丫头,休想骗我,我知道你和我母妃一样,都怕死!”

    赵珍珠用胳膊肘撑着地面,艰难地靠在墙边,无可奈何地说道:

    “哎,我都说过你多少次了,你可真是不听话,要是你和思璧当初和皇上一起离开,只怕,我们也不会被鞑子一网打尽了!”

    “娘,对不起,是我害了弟弟……”

    杨思妍痛哭不已,看着她那副无助的样子,赵珍珠心软了,急忙将脸颊贴到了她的额头上,一边温柔地安慰她道:

    “思妍,你别自责了……要是你也没了,恐怕,娘也活不下去了……”

    杨思妍仍旧抽泣不止,就在这时,只听得“吱——”的一声,木门被打开了,刺眼的阳光几乎让她们睁不开眼。

    “这个赵珍珠,都被砍了手脚,想必,她不会轻易死了吧?”

    “大少爷,你就放心吧,我等每天都会定时给她的断腕敷两次药,只杨思妍按时喂她进食,她根本就死不了!”

    一瘸一拐的蒲师文拖着假肢,带着几个私兵走进了小屋,看着赵珍珠母女靠在一起的模样,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狞笑:

    “来人,把她们绑起来,押上海舶!”

    此言既出,几个蒲家私兵一哄而上,首先用绳索将杨思妍的双手捆住,而后,赵珍珠也被他们一把拖起,像拖拽死狗一般,将早已经不能行走的赵珍珠拖出屋子,丢在了一块粗糙的木板上。

    “快,把她绑在木板上!”

    眼瞅着赵珍珠又将遭到折磨,杨思妍咬了咬牙,扑通一声,跪在了泥泞的地上,对着蒲师文苦苦哀求:

    “大少爷,求求你了,我娘已经被你们砍去手脚,再也不可能逃走了……看在我们已是将死之人的份上,就饶了她吧!”

    蒲师文抖了抖精悍的眉毛,冷笑道:

    “嘿嘿,杨思妍……不,老子应该尊称你为杨皇后,如今,你已经当了婢女不过只是老子床榻上的玩物罢了,还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杨思妍一脸哀戚之色,爬到了赵珍珠的身上说什么也不肯放开,暴怒之下,蒲家私兵索性拿起马鞭,对着她那娇小玲珑的身躯,就是一阵狠命的抽打。

    “慢!”

    蒲师文跺了跺假肢,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吼道:

    “也罢,将她们押上海舶,严加看守!”

    “得令!”

    上船起航之后,一连几天,无论杨思妍怎么劝说,赵珍珠就是粒米不进,每天只让女儿喂她几口水维持生命,几天过去,她的身体消瘦了不少,饿得也是奄奄一息。

    “娘,你就喝点粥吧……求求你了,思妍不想看着你离去……”

    “不用了,娘不饿,你快把粥端走吧!”

    “娘,求求你了,我失去了弟弟,不能在没有你了……”

    杨思妍面露哀戚之色,眼看自己无法说服母亲,她只能跪在赵珍珠的面前痛哭不已,这些天,每次喂赵珍珠吃饭时,她都在哭,几乎将眼睛都哭出了血。

    “哎,思妍,你就别哭了,我吃碗粥还不行吗?”

    赵珍珠不忍心看着女儿哭成这样,只能让她喂自己喝了一小碗粥,杨思妍这才停止了哭泣,端起饭碗,小心翼翼地喂母亲吃粥。

    “娘,你都饿了这么久,要不要再多吃一些?”

    此言既出,赵珍珠不由得瞪了杨思妍一眼,冷冷地说道:

    “不用了,我不饿!”

    杨思妍放下饭碗,依偎在了赵珍珠的身旁,在疲倦的驱使下,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还发出了轻轻地鼾声……而赵珍珠无法将女儿搂在怀里,只能尽量和她依靠在一起,陷入了沉睡之中。

    “赵氏、杨氏,还不快起来,敷药了!”

    半个时辰过后,私兵打开了木门,端着止血药和纱布走进了房间,惊醒之后,赵珍珠并没有反抗,只是伸出断腕,任由他们替自己换药。

    “赵氏,看起来你还挺享受的啊!”

    一个贼眉鼠眼的私兵冷笑一声,从衣袖里掏出了几根钢针,当着她们娘俩的面,对着赵珍珠的右手手腕,就是狠狠一刺。

    赵珍珠娥眉一紧,额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片刻之后,她终于忍不住钻心的剧痛,发出了一阵凄厉的惨叫。

    “你们……你们这些畜生,还不快放开我娘!”

    杨思妍像只母狼一般,冲着那两个私兵又踢又咬,却不想,脸色惨白的赵珍珠咬破了嘴唇,忍住剧痛,抬头对着她就是一声怒喝:

    “思妍,你给我住口,要不,我就死给你看!”

    说完这,赵珍珠继续忍着剧痛,闭上眼睛一言不发,直到她衣袖上已经沾满了鲜血,那两个私兵这才“意犹未尽”地停住了手,匆忙在断腕上敷了药就离开了。

    “娘,你受苦了……”

    赵珍珠余怒未消,她勉强用胳膊肘撑着坐起,狠狠地瞪着杨思妍,口气也是那样地不容置疑:

    “哼,我不想这么快死,你就别逼我了!”

    “娘,你这是怎么了?”

    赵珍珠叹息一声,闭上双眸,如同梦呓般说了句:

    “我只想死在故土,死在大宋子民面前,到时候,那些妄想向鞑子投降的人,恐怕,连膝盖都不敢弯下去吧?”

    “娘,难道你就不打算活下去吗?”

    赵珍珠睁开眼睛,看了杨思妍,不禁泪流满面:

    “呵呵,蒲寿庚怎么会放过我呢?覆巢之下无完卵,恐怕,你和我娘她们,都会被我连累吧?”

    经过近半个月的航行,船队缓缓地进入了广州港,踏上广州的土地,蒲寿庚自然是不敢松懈,下船之后,除了将萧媞一行人先送去邸店软禁之外,他就迫不及待地命令元军和蒲家私兵全城戒严,打算在半夜时分将赵嫣和赵珍珠母女送入死牢,严加看守。

    “蒲舶司,时候不早了,还是赶快押送,以免夜长梦多!”

    “也好!”

    深夜时分,蒲寿庚看了看沙漏,转过身,郑重其事地对着元军将领唆都说道:

    “唆都将军,押送赵嫣和赵珍珠之事,就交给探马赤军好了,务必注意保密!”

    在元军士卒的押送下,赵珍珠被放在了一辆平板车上,盖上被褥之后,和杨思妍一起向着监牢进发。

    “思妍,这是哪?”

    “娘,我们回广州了……”

    一听杨思妍说这里是广州,赵珍珠闭上眼睛,一阵挣扎,滚下了平板车。

    “哟,赵氏,你都成人彘了,还妄想着能逃跑啊?”

    两个蒲家私兵快步上前,借着火光,看着正在地上用手臂和膝盖爬行的赵珍珠,他们挽起袖子、抡起脚,对着她就准备来一顿拳打脚踢。

    “慢,不要打她!”

    蒲寿庚嘿嘿一笑,朝着那两个私兵摆了摆手,而后,他这才慢腾腾地走到赵珍珠的身边,只见,赵珍珠将脸颊贴在泥地上,闻了闻身下泥土的芬芳,之后,她双膝跪地,靠在树干上对着茫茫月夜喊道:

    “我回来了……”

    借着火光,看着赵珍珠泪如雨下的样子,蒲寿庚则是假惺惺地跪倒在地,一脸伪善地劝说道:

    “公主殿下是大元的钦犯,若不投降,则必死无疑……事到如今,公主何不考虑归降大元,这样,尚可保全杨思妍的性命,亦可获得荣华富贵……”

    赵珍珠看也不看蒲寿庚,依旧是潸然泪下,沉默片刻,她这才一字一句地说道:

    “蒲舶司,大宋江山已经沦亡了,我姐姐和我妹妹也已经不在人世了……既然这样,我也不再有活下去的乞求……”

    “公主殿下,还请三思而后行吧!”

    蒲寿庚冷哼一声,不耐烦地对着属下说道:

    “快,把赵珍珠抬回车上,别让她再跑了!”

    私兵领命,将赵珍珠抱回了平板车上,之后车队继续出发,很快,就来到了广州牢狱,在几个狱卒的拖拽下,已经换上囚衣的赵珍珠和杨思妍被打入死牢,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娘,你的断腕流血了,不如,我帮你处理一下吧?”

    赵珍珠靠在牢房的墙角,低下头用衣袖擦去眼泪,轻轻地吻了一下杨思妍的前额,低声细语地说道:

    “不必了,反正我心已死,不日,我们娘俩就可以去天界了!”

    ……

    “启禀皇上,亡宋寿安公主赵珍珠及太皇太后赵嫣,已被蒲寿庚擒获,是杀是剐,还请陛下下诏!”

    至元十八年(宋祥兴三年,1280年)初,忽必烈得知了赵嫣和赵珍珠被俘虏的消息,直到这时,他才稍稍地松了口气,说颇为得意地说道:

    “朕日夜忧虑者,即为这两个妇人耳,既然她们已经被俘,严加看守就是,万不可让他逃走!”

    此言既出,阿合马和桑哥向前走了一步,阿合马抢先朝着忽必烈鞠了一躬,拱手说道:

    “陛下,斩草除根才是正道,况且,赵珍珠冥顽不化,连其女杨思妍亦受蛊惑,不如,尽快命令蒲寿庚将她们凌迟处死,方可绝人望,安国体!”

    “不必如此!”

    阿合马此言既出,忽必烈拍了拍桌案,意味深长地说道:

    “你们为何一味要杀?若是她们能够遁入空门,不再与大元为敌,岂不是好事一桩?既可安抚人心,亦可显示朕之仁慈……”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带着军需来大明 泡面首富 神奇植物在哪里? 三国平云传 筑梦红丘陵 星辰变 混在美剧的金装律师 神医小天师 胜利十二人 网游之杀戮者 夫君你失礼了 我在仙界朝九晚五 学霸的UP主养成计划 天辛 永恒圣王 女友也有系统怎么办 春闺梦里人 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 修罗战婿 宠女肖瑶 把云娇 顾探又在凶案现场撒狗粮 我能看到隐藏机缘 状元郎的一品种田妻 花豹突击队 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 前任无双 荅塔和小王子 武逆 汉唐天下 我真的是正派 竹书谣 暇想无限空梦域 王妃要休夫 修真医仙在都市 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我在末世能升级 重生八零:娇妻有点辣 诡秘之主 万道始成空 团宠郡主她又抢了女主剧本 天下归晋 一碗挂面 缔世魂王 烟尘寂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灰之刃 情归不去 我在东京唱演歌 逆袭之废柴大小姐 秒杀 全才相师 渔人传说 三生桃花簪 霍格沃茨的留学生 天下百工 穿越女太子 在霹雳中游诸天 扶刀行 网游之凌云风雨 谁把谁当真 浅塘 雀王之王 全球进入数据化 散人的自我修养 军师大人要出墙 九零团宠A爆了 职游之虚与现实 恒神传 请君归 蝶舞幻影 王者不死,荣耀依然在 来自地狱的死亡诅咒 成为团宠后我一直在掉马 女神的上门狂婿 总裁老婆不一般 锦衣长安 工资到位斩仙屠魔 宋仙 丫头家的绝世高手 首席御医 这个二郎神很危险 重生之宠你入骨 世界副本 我真不是魔神 无心阴阳师 奶爸!把女儿疼上天 烽火华夏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地狱公寓 豪婿 仙榜 医妃凰途 永不移动的界碑 帝颜醉 八卦诀 全职艺术家 《请嫁给宇宙的主人》 我是锦衣使 我变成了末日邪龙 踏凌诸天 明朝好丈夫 乱晋我为王 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无武江湖 圣御星魂 我在神奈川继承神社 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 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冥王的脱线娇妃 不死不灭 绝世妖劫 傻妃重生虐渣忙 顾探又在凶案现场撒狗粮 摊牌!我在海岛享受人生 谍战精英 绝品神眼 五位少爷求放过 东黎界 三国神话世界 忧忧创世界 镖行四海 幻尘传 开局一座玉门关 洪荒之开局成为龙族圣祖 万古血魔 武炼巅峰 北顾青谣 农门婆婆要修仙 长宁帝军 神启者说 修真医仙在都市 锦桐 剑泣魔曲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回乡小农民 血蓑衣 乱晋我为王 儒圣 万界系统 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大道逆行 重生末世之修仙 这龙珠有毒 系统逼我当男神 爱情没有那么甜 超人气修真 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始 付少的戏精女佣 重生海贼之火拳降世 大唐捉妖司 镖行四海 足球大亨 狂神刑天 替嫁医妃是大佬 大荒种田记 憾世天幕 梦回大明春 女王崛起:大神求交往 殓妆师 倘若地球能修仙 快穿之大佬宿主是反派 大周皇族 纯阳剑尊 宦宠 萌神恋爱学院 洪荒之开局成为龙族圣祖 华夏道 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锁婚,男神太欺人 繁星书士 第一序列 修真高手在校园 捡到一只始皇帝 花开守城 重生之投资天王 阴曹地府我做主 妙偶天成 港综世界大枭雄 我只会拍烂片啊 总裁的秘密恋人 从火影开始卖罐子 第九特区 月半入云 破极成仙 全球丧尸:唯独我有避难所 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乱世世子妃 公子他有毒 都市医仙 异世界人员管理档案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穿成老祖宗后我乘风破浪 星球博物馆 穿成赘婿文里的极品恶婆婆 大荒神遗录 重生之九幽邪神 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