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yulin1.ituyjh.com > 穿越小说 > 宋韵梅花 > 第三百节:流球接触战
    “珍珠,你也累了,我觉得,你还是早日去流球好了,反正,刘妍若和信安公主都在那里,你去了,也不会感到孤单……”

    杨蓁以为,听了她的劝说,赵珍珠一定会欣然答应,岂料,对于离开大陆,前去流球避难,赵珍珠似乎并没有多少兴趣:

    “算了,要是我去那里了,恐怕,忽必烈为了活捉我,会派大军渡海追杀过去,到时候,大宋可就真的什么都不剩了!”

    “别这么想……”

    杨蓁抿了抿嘴唇,并不想再和赵珍珠多说什么,在夕阳的余晖下,她们就像是两座塑像一般,静静地等待着夜色的降临。

    在文天祥被俘之后不久,宋廷就从硇洲岛北上,转移到了位于新会县海边的崖山,与此同时,在雷州半岛与元军作战的宋军将领熊飞,也率领民兵进入广州,与带领轰炸机从流球返回的杨蔳碰面。

    “杨淑仪,你可曾听说过,蒲寿庚已经勾结鞑子,打算进攻流球?”

    “这……我也听说过,不过应该是谣传吧!流球距离大陆,可不是朱崖洲(海南岛的古称)能比的,要是鞑子要进攻此地,恐怕也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用于准备军船吧?”

    面对熊飞的疑问,杨蔳不知该怎样回答,在她去流球的那段时间里,早就有人在疯传鞑子在兵不血刃拿下琼州之后,就打算一举夺取流球,从而切断宋廷最后的去路,然而,这个消息,并没有得到证实,因此,杨蔳也就将其当成了谣言,除了从行朝抽调巡洋舰来防守台湾海峡之外,她并没有做什么其他的防备措施。

    “就是就是,凭那群笨鸭,要游过海去进攻流球,只怕,是痴人说梦吧?难道大宋海军,也是吃素的?”

    杨蓁不禁嘴角一翘,露出了不屑一顾的神情:

    “而今,流球已经有百万之众,御前军和民兵加起来至少也有三十万,就算是官军没了,我们还是可以撑一段时间,甚至是将那群笨鸭赶下海喝水!”

    虽说,赵珍珠本来打算用于防守流球的大军,早已经在丁家洲之战中全军覆灭,但是,在独松关失守前后,宋廷又给想要躲避战火的民众发放了大批通行证,让他们得以经过海路到达流球……

    至于岛上的三十万军队,则大多要“归功”于蒲寿庚的投降,本来,在福州沦陷之前,宋军就打算将御前军十七万、民兵三十万移防泉州,只不过,蒲寿庚的投降,导致了这支军队在大陆已无立足之地,于是,只能南下漳州,并经月港转进流球,成为了拱卫当地重要的武装力量。

    “如今,元军已经重新逼近广州,而朝廷也已撤至崖山,故,我等还需早做打算,以免到时候措手不及!”

    “熊将军,稍安勿躁,容我和赵珍珠说一下!”

    杨蔳匆忙离开了正堂,径直回了后苑,而在庭院里,赵珍珠正躺在藤椅上用药敷眼,看起来,她的浑身疲惫,就像是被抽空了一般。

    “珍珠,我们得准备退路了,要不,到时鞑子一来,我们可就会措手不及了……”

    “是这样啊?”

    赵珍珠应了一声,伸手拿掉了敷在眼睛上的毛巾,扶着椅子的扶手站了起来。

    “杨蔳姐姐,我们要去哪?”

    杨蔳不假思索,就说出了要去的地方:

    “去新会崖山……朝廷已经在那边等我们了!”

    “崖山?”

    此言既出,赵珍珠愣了一下,而后,故作镇定地反问了句:

    “那里只不过是个要塞罢了,再说,朝廷不是在硇洲待的好好的,干嘛又要北上折返崖山?”

    “这我就不清楚了,估计,是张世杰的意见在作怪吧,他可没你想的那么高尚……”

    杨蔳摇了摇头,而后,她就板起脸,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珍珠,反正这次撤离,你必须跟着我们走,不能再掉队了!”

    “你是怕我,落得跟我妹一样的下场?”

    赵珍珠哀叹一声,不由得再次想起了自己的伤心事,沉默片刻,她这才一脸惋惜地嘀咕了句:

    “我知道了,不过嘛,以我如今的身体状况,我又有什么办法,能反抗你们姐俩的要求呢?”

    “知道就好!”

    杨蔳冷哼一声,上前一把抓住了赵珍珠的衣袖,神秘兮兮地说道:

    “跟我走吧,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赵珍珠被她径直带到了正堂,而一看到赵珍珠,熊飞就是倒头便拜:

    “公主殿下,在下熊飞,此战未能收复雷州,特来请罪!”

    “何罪之有?”

    赵珍珠苦楚地笑了笑,轻声细语地说道:

    “若是要追究下去,只怕,也要从我这个大宋公主开始追究起吧?要不是我疏忽大意,任由奸佞横行,恐怕,就不会招来如今的祸患了吧?”

    “珍珠,你就别自责了,天下落到这步田地,难道我们就没有一丁点罪责?”

    杨蔳拉了拉她的衣袖,示意道,只不过,赵珍珠的心情却是一点没变,她伸手遮住眼睛,试图想要掩饰自己的眼疾。

    “不必这么说了,我早就该以死谢罪了,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吧!”

    福建路,泉州城。

    “蒲舶司,自泉州解围之后,我等就一直在谋划着进攻流球,眼下,宋廷已退往崖山,流球已然是孤立无援,不如,趁机此机会,渡海拿下流球,将亡宋余灰一网打尽!”

    此言一出,蒲寿庚已然是得意洋洋,似乎早已经对流球志在必得:

    “田司马,你可有良策?”

    “那是当然……”

    听到了蒲寿庚的问话,田真子一脸谄媚地走到了蒲寿庚面前,连连打躬作揖:

    “蒲舶司,据在下所派的细作打探,如今,宋人已经将流球路的治所迁到了打狗港(今台湾高雄),只剩下刘妍若和赵淑妍依旧待在流球州城,若是要斩草除根,则可派大军偷袭流球州城,一举将她们擒获,到时候,打狗港自可不战而下!”

    听完这番话,蒲寿庚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片刻之后,他这才点了点头,颇为赞许地说道:

    “甚好,就按你说的办吧!”

    祥兴元年九月,元军从泉州、福州出发,浩浩荡荡地向着流球进军,而对此,宋军却是一无所知,除了海军发现一些异样之外,流球的宋军大多不知,一场灾难,即将降临到流球岛上。

    “易大人,如今局势紧张,想必朝廷就要撤到流球了,我等还需早些准备,迎接朝廷的到来!”

    “是啊,真不知,四川那边,局势究竟几何?”

    此刻,易士英正在和部下商议着迎朝廷前来流球的事宜,几乎同时,远在遥远的四川,重庆府已经陷入元军重围,钓鱼城也已遭围困达两年之久……电报发至流球,易士英不由得开始担心战友的安危,除了时常登上草山眺望西边,仿佛这样,就可以看到四川一般。

    “如今,泉州沿海鞑子汉奸蠢蠢欲动,想必,是想南下围剿行朝,亦有可能,是要指向流球……”

    易士英话音未落,一个士卒就推开门,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

    “大人,蒲寿庚集中汉奸万余人,逼近流球海岸,海军阻拦不及,已经溃败!”

    “什么?”

    易士英着实大吃一惊,沉默半晌,他忽然举起了桌案上的茶杯,将其对准了地面,就是狠狠一砸:

    “饭桶!竟然如此轻易,就让鞑子汉奸过海了,你们真是酒囊饭袋!”

    “是是是……”

    周围的将领们静若寒蝉,纷纷低下头,都不敢再多说什么,见此情景,易士英不由得气极反笑,吼道:

    “是这样啊,全体都有,立刻调兵防守西部沿海,一定要把鞑子赶下海去!”

    “得令!”

    宋军集结了三万多人,在流球州和鸡笼县(今台湾省基隆市)沿海摆开阵势,准备与入侵的元军决一死战,而按照田真子的计策,蒲寿庚选择的登陆地点,也正是鸡笼县。

    “鞑子来了!”

    正午时分,宋军的瞭望哨首先发现了元军军舰的踪迹,顺着哨兵所指的方向望去,宋军将士看见,在刺桐号轻巡洋舰的引导下,数百艘元军军船浩浩荡荡地扑向了鸡笼沿海,大有吞灭一切之势。

    “快,岸防炮台准备!”

    宋军士卒赶忙掀开染成绿色的麻布,霎时,十几门大炮露了出来,炮口几乎毫无差别,一致指向了越来越近的元军船队。

    “准备!”

    易士英拿着望远镜,紧紧地瞪着元军的一举一动,片刻过后,他这才放下了望远镜,擦了擦嘴边的血迹,吼道:

    “弟兄们,给我狠狠地打!”

    “轰隆——”

    炮声响起,几颗炮弹霎时飞出了炮管,径直向着元军的军船而去,几乎同时,蒲师文也命令元军和蒲家私兵开了火,数十颗大小炮弹,也如冰雹一般砸向了宋军阵地。

    “将军,这里太危险,你还是……”

    易士英站在炮火之间,挥刀指挥着宋军继续开炮,在一旁,那些亲兵早已经是忧心如焚,刚想拖拽他离开阵地,却遭到了易士英的一阵怒斥:

    “呸,我等岂能贪生怕死,若是如此,军队还怎能有斗志?”

    说完这,易士英捡起头盔戴上,冲到了一处炮台,推开那些被炸死的士卒,举起炮弹对着亲兵吼道:

    “快,跟我上,开炮!”

    “是!”

    亲兵们不敢怠慢,手忙脚乱地扑上前开始装弹瞄准,易士英跳上踏板,看着不远处抬起炮管准备瞄准的刺桐号,他一咬牙,向下挥了挥手:

    “就是现在,开炮——”

    刹那间,炮口闪过了一阵火光,一颗炽热的炮弹,霎时脱离了炮管,在空中划过一道黑色的弧线,而后,炮弹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径直砸在了刺桐号的前甲板上,巨大的气浪,一股脑地将蒲师文从指挥塔掀了下去,而后重重地摔在了甲板上。

    “汉狗,胆敢如此!”

    刺桐号上,蒲家私兵被炮火炸得东倒西歪,死伤相藉,蒲师文也受了伤,艰难地站立起来之后,他却不顾浑身上下的血污,即刻命令全军继续前进,意图尽快登陆,以万余人的兵力,将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宋军碾为齑粉。

    “给老子快点!”

    蒲师文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螃蟹一般,挥舞着宝剑指挥着手忙脚乱的士卒,在主将的淫威之下,那些私兵一下子就变得老实了,除了麻木地开船靠岸,艰难地躲避炮火之外,他们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用大炮向宋军还击,并期望炮弹能够尽可能地杀伤宋兵。

    “哟,还真不怕死?”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lol小说尘埃 一个顶流的诞生 天步九重 阴阳至道 英雄联盟之超神之路 龙凤双宝:总裁爹地请关灯 鬼医狂妃毒步天下 末日之端 从现代飞升以后 斗罗之金银龙神 全球中二病唯有我正常 中华球王 黑篮之队友猛如虎 明天子 从1994开始 八字命师 济世药尊 首长有令 三国:超级结交系统 一境无敌 他年君归 七木笋 好人日记 宝瞳 暖男系神豪从环球旅行开始 星魂剑魄 欢喜小娘子 异生之寒雨 韩娱从遇见知恩开始 从诛仙开始的绝世剑仙 大靖日月 三国之曹魏虎兕 斗罗网游,开局获得选择系统 冰山美男,快上钩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爱情没有那么甜 红色官途 一切都是从笔仙开始 穿越之再见不如不见 重生之妃倾天下 世子很凶 穿越之庶女当妖娆 海贼之慎重的巴雷特 佐助的因陀罗轨迹 世界副本 球场狂徒 八年记 霍少蜜蜜宠:宝贝,你好甜! 凤征天下 神医帝女:爹地又求翻牌了 快穿之慢慢轮回 竹书谣 情忘星河 修真四万年 超神无敌 寂寞杀场 黎明又相见 可能是本假银魂 我在贞观开酒馆 我变成了神级修补师 重生之龙套姐姐的逆袭 疯王的女儿 凤凰珞 网游之永生 晋南春 永夜之帝国双璧 超级黄金指 重生之妃倾天下 陈道友,请你离我远一点行不行 大唐顺宗(唐朝吴老二) 星球大战:白银誓约 浮火 瞎了都能修仙 重生农耕时代 超凡大航海 闪婚成爱 诸天从西游开始 驭房有术 召唤万岁 奶爸!把女儿疼上天 军工科技 血腥异兽 异界作弊大师 联盟之 八年记 稳住别浪 我靠谨慎修仙 微铁镇Ⅱ 腹黑美男别追我 我们是兄弟 二度人生 雾锁道途 爱似繁锦 系统能有什么坏心眼 策江山:嫡若惊鸿 华夏道 暗杀都市之黑狗 鉴神之路 我的老婆是杨玉环 十二影卫之夜与飞鸟 我真的是反派啊 秦时小说家 边谋爱边侦探 凤凰珞 葬灵纪 卖假货的系统 瞎了都能修仙 在霹雳中游诸天 重生八零驭夫有道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嫡女医妃不好惹 晚明之我若为皇 乱世世子妃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虐渣 贞观卖纸人 女配翻身日记 网恋老公是大佬 穿越从我的英雄学院开始 废柴丑女风华绝代 东京渣男不需要恋爱 神道珠 证道从遮天开始 命主扶沉 都市狂少 空速星痕 坑爹联萌 纯情丫头火辣辣 渔人传说 我真不是谪仙人 战医无双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 可能是本假银魂 危险,勿靠近 重铸扎撒 极品灵道 苍玄纪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好运六零 殓妆师 穿越之再见不如不见 我真没想重生啊 一叶之缘 修罗武神传奇 谪芳 思魂恋魄 秦时明月之无限打卡 日月同辉 长生天阙 网游之天下无双 明月不归尘 重生八零:娇妻有点辣 穿越之我在唐朝捡男人 见我如斯 倾世谋妃 我真不是你家大人 奋斗在初唐 无忧江湖 血蓑衣 我真没针对法爷 聊斋路长生志 腹黑易少之樱花落雨 木叶之宇智波的逆袭 星河寂灭 极品捉鬼系统 长生界 焚天御火师 敛财人生[综]. 大国重器:一个戏子也和我比? 横生 天下醉 寻姻缘 我打凡尘而来 末世大回炉 某不科学的机械师 嫁给太监驸马后他谋反了 都市之至尊龙帝 重生之都市 大荒神记 快穿之我娇养了黑化反派 首长有令 师叔万万岁 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 重生之工业兴国 醉仙 万道成神 古神养育者 前夫第九十九次求复合 北宋小厨师 明天下 案发现场捉拿傲娇老公 开局就杀了曹操 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 大贤者成长日记 永不移动的界碑 腹黑王爷的心尖宠妾 肆虐韩娱 官道之平步青云 神谕:莽荒法则 渡魂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