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yulin1.ituyjh.com > 穿越小说 > 宋韵梅花 > 第二百九十节:珍媞殉节(1)
    夺回兴化军之后,陈瓒不敢怠慢,当即向朝廷禀报了这个胜利的消息,而这份电报,刚好落到了赵珍珠的手里。

    “珍珠,如今兴化光复,你觉得,我们该如何鼓舞人心?”

    “以陈瓒为知兴化军,并勉励兴化民众即可……”

    说完这,赵珍珠轻轻地咳了一声,补充了句:

    “此刻,他们需要的并不是朝廷加官进爵,而是朝廷的大军北伐,既然大宋并未完全丧失福建,那么,还是尽早北上,一举消灭蒲寿庚为好!”

    萧媞点了点头,说道:

    “珍珠,等到了潮州,我们再谈这事吧……”

    当天夜里,参知政事刘黻体力不支,终于仙逝,赵嫣配好的药虽然有效,然而,由于刘黻身体不好,再加之旅途的劳累,他最终,还是在子时停止了呼吸。

    得知这个消息,赵珍珠急忙乘坐小船前去探望,并送上了银绢以示抚慰,然而,刘黻之妻却谢绝了她的好意:

    “公主殿下,我们夫妻已经给你和陈丞相带来了不少麻烦,如今,既然声伯已经去了,那么,我也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刘夫人,别这么想……”

    赵珍珠刚想再劝她想开点,然而,陈宜中却将她拉到一边,低声说道:

    “公主,方才该劝的我也已经劝过了,如今她心意已决,若是再劝,恐怕也是无济于事啊……”

    赵珍珠愕然无语,也只能选择,在心中暗暗地为他们祈祷。

    行朝到达潮州,讨伐蒲寿庚之事就被提上日程,对于这个叛徒残杀数千南外宗子和淮兵,宋廷上下大多恨得咬牙切齿,其中,以张世杰和苏刘义为首,那些武将纷纷要求即刻出发讨伐叛逆,将蒲寿庚诛灭九族。

    数日过后,宋军浩浩荡荡地开拔北上,在此之前,杨蔳特意坐飞机去了趟流球,召集了十架轰炸机移至广州机场,准备用于收复泉州。

    与此同时,在元军将领李恒的怂恿下,叛将梁雄飞正率领着万余叛军,浩浩荡荡地向着广州扑来,杨蔳赶到广州机场之时,叛军已经从江南西路越过南岭,距离广州只有三天的路程了。

    “徐大人,早知如此,你又何必派梁雄飞去向鞑子请降呢?”

    面对杨蔳的责难,广东经略使徐直谅(徐元杰次子)也是尴尬不已,沉默半晌,他这才咳嗽一声,一脸歉意地解释道:

    “实在不巧,我等得知陛下登基之前,以为大宋已亡,故才有此逆举……”

    杨蔳无奈,思索一会之后,她总算有了个应对危局的主意:

    “别说这了,我听说,梁雄飞已经攻破韶州(今广东省韶关市),直逼广州而来,不如,我们联络一下文宋瑞,让义军配合我等,从背后进攻梁雄飞,共同守卫广州!”

    虽然,眼下杨蔳也知道,要守住广州,并非易事,她也清楚,自己这次来广州,并非是为了守城,而是为了反攻泉州,帮助张世杰他们消灭蒲寿庚。

    “反正都是对抗鞑子,不如先解广州之围,再去想办法收复泉州吧!”

    杨蔳心里想着,准备要等守住广州之后就再去管泉州之事,却不想,她这一念之差,让宋军最终付出了惨重的损失。

    张世杰率领着宋军舰队浩浩荡荡地杀向泉州,而在泉州方面,蒲寿庚则与元军将领奇握温思一起,刚刚屠戮了南少林寺僧众数千,并对城内汉人大加杀戮,连许汉青、许夫人的故乡晋江县许宅巷、陈厝坑也被蒲师文和林纯子率兵屠戮,许、曾、陈族人不得不四散而逃,以躲避这些走狗的屠戮。

    “报——”

    一天清晨,蒲寿庚还在睡梦中做着屠戮广东的美梦,就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给惊醒了,当即,他的心里涌起了一股无名怒火:

    “狗日的,还让不让人歇息啊?”

    “老爷……蛮子……蛮子张世杰杀回来了……泉州……已经被十万大军包围了!”

    此言既出,蒲寿庚霎时魂飞魄散,赶忙批衣而起,拿过宝剑对着手下吼道:

    “来人召集全城军民上城,抵御蛮子!”

    “是,老爷!”

    岂料,宋军的攻势异常猛烈,在复仇心切之下,宋军将士不顾一切地奋勇冲杀,在两天时间里,泉州附近的邵武和晋江就被收复,连泉州港都已经被宋军用巡洋舰封锁,泉州水师无力抵挡,只能在港口被围前仓皇而逃。

    蒲寿庚惶惶不可终日,对于自身的罪恶,他自然是一清二楚,倘若泉州城被宋军收复,则首当其冲的,就是他们父子,到时候,被诛灭满门的,恐怕就只有他们这一户了。

    “老爷,元军正水陆并进,向着泉州扑来,还请静候佳音!”

    “娘的!”

    听了仆人的禀报,蒲寿庚却是怒火攻心,扬起手,一巴掌将他扇倒在地:

    “我问你援军什么时候到,你说这废话干什么?”

    “是是是……”

    仆人急忙鞠了一躬,也不顾脸上火辣辣的疼,说道:

    “老爷,董文炳和张弘范说了,再过几日大军一到,保管将张世杰所部全送进海里喂鱼!”

    此言既出,蒲寿庚稍微松了口气,眼下,他自知,烧了南少林寺,杀了万余汉人,泉州城内的民心已不可用,唯一能用于与宋军一拼的,就只有那些回()教()徒的义兵(又称亦思巴奚)的忠心了。

    激烈的围城战持续了整整半个月,直到一个清晨,蒲寿庚登上了泉州城墙,却惊讶地发现,泉州港内的宋军舰队,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田大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蒲寿庚打量了田真子一眼,仍旧是一头雾水,而对此,田真子却并不觉得意外:

    “蒲舶司,大元军队已经南下潮州,追捕赵昰赵珍珠去了,倘若赵珍珠有失,他张世杰岂不是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哈哈哈,还是你田大人料事如神啊,在下不如,不如你啊!”

    蒲寿庚虽然哈哈大笑,然而,在心里,他却杀心骤起,这个田真子,虽然说自己并未把让元军围魏救赵之事告诉他,但是,他却一猜就知宋军撤围背后的秘密,倘若,今后他与蒲家反目成仇,一步步算计自己,那么,蒲氏一门的金山银山,岂不是都要毁于一旦?

    “蒲舶司,在下还知道一事,不知该不该说?”

    蒲寿庚抚须浅笑,伸手拍了拍田真子的肩膀,说道:

    “田大人,还请讲讲!”

    “是这样的,前些天,赵珍珠秘密发电报给兴化军的陈瓒和在汀州的文天祥,要他们派人寻找赵珍媞的下落,不巧,这份电报,给我们截获了!”

    “那又怎么了?难道田大人知道赵珍媞的藏身之处?”

    田真子点了点头,神秘兮兮地补充道:

    “那是当然,这事,还多亏了夏璟夏将军!他可是我们福建路的地头蛇!通过他的人脉,我等得知,赵珍媞和谢枋得的夫人李氏一起,正躲在建州的一处小山村里,如今,这几个妇人,已经在那里躲了好几个月了!”

    “甚好……”

    听闻此言,蒲寿庚两眼放光,脸上情不自禁露出了一丝狞笑:

    “嘿嘿,田大人,虽说让赵珍珠跑了,可是,倘若我等抓到了赵珍媞,并以她威胁赵珍珠,只怕,赵嫣和赵珍珠会自己送上门来吧?”

    “那是当然!”

    田真子和蒲寿庚得意洋洋,自以为,可以一举拿下赵珍媞一行,不曾想,蒲寿庚派出的私兵紧赶慢赶,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在闽北一处山清水秀的小山村里,身着粗布长裙的赵珍媞正端着一盆衣物,蹒跚着向着河边走去,自打她们在李庭芝的帮助下逃出魔掌,向南逃跑以来,她们已经在外奔逃了将近半年,这才和谢枋得的两个弟弟谢君烈、谢君泽带着李氏的孩子谢熙之、谢定之会合,找到了一处安身之地。

    “公主,你就别这样忙活了,要不你累着了,妾身又该如何是好?”

    面对李氏的劝说,赵珍媞只是凄然一笑,说道:

    “夫人,如今我已经不是公主了,你还是叫我的本名吧……”

    “别这么想……”

    李氏轻笑一声,并没有把赵珍媞的话当一回事,而赵珍媞的心中,却已经是五味杂陈……自打离开温州以来,她已经做了几个月的惊弓之鸟,好容易才找到这么一处地方,能够接纳她躲避灾祸,让她享受到难得的清净……虽说,这些日子,她过着荆钗布裙的生活,每日做女红、干农活,手脚也被磨出了血泡,虽说艰苦,但却让她感到充实。

    “娘,我帮你洗吧……”

    杨婧拿起棒槌,用尽全力敲打着石板上的衣物,不一会,她的手就感到了一阵麻木,很快就放下了棒槌。

    “杨婧,你这样不行……”

    赵珍媞轻笑一声,伸手理了理杨婧额上的乱发,替她擦去额头上的汗珠之后,她这才接过棒槌,轻轻地敲打着衣物,一边说道:

    “你这样敲打,一不小心,就会把衣服锤破的,如今,我们浣洗的衣物已经不多,你可得小心一些……”

    “娘,我记住了,你就放心好了……”

    杨婧稚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看着她的脸颊,赵珍媞不禁嘴角上扬,将手指上沾着的水珠弹到了女儿的脸上。

    “公主,时候不早了,等会我们还是回去吃饭歇息吧!”

    “娘,李夫人说的对,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

    杨婧扯了扯赵珍媞的衣袖,刚想示意她顺着自己,却不想,这时候,一阵马蹄声由远到近,很快,数百元兵就冲了村子,为首的一个元军将领登上戏台,对着被赶出家门的村民们吼道:

    “诸位,顽固不化的罪犯谢枋得,他的妻子儿女都在村里,倘若,有人知道他们的下落,还请速速禀报,以免受皮肉之苦!”

    趁着人群乱作一团,谢熙之匆忙跑到了河边,而此时,李氏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听着村民惊恐万分的喊叫声和粗暴的推搡声,她知道,这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发生了。

    “公主,你和杨婧还是先躲起来吧?”

    赵珍媞环顾四周,沉默片刻过后,她急忙拉着女儿躲进了树丛,消失在了一片绿意之中。

    “熙之,等会我们得远离这里,千万不能让鞑子汉奸发现公主!”

    “娘,我答应你!”

    谢熙之重重地点了点头,而后,他们几个赶忙爬上了村附近的一座小山丘,躲在了崖壁之后,连一口大气也不敢出。

    “嘿嘿,不说是吗?”

    在村头戏台,看着村民们那副静若寒蝉的模样,元军将领不由得狞笑一声,挥了挥手,吼道:

    “来人,给我杀他几个蛮子,看那几个妇人还不出来!”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秦缘记 三嫁奇缘之丑女毒妃 腹黑狐女有点毒 大唐之开局一个诸天大佬群 将魂天下 腹黑王爷的小毒妃 第一赘婿 吞噬苍穹 我真不是幕后大佬 宫倾 天老爷驾到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一笑香街 吻火 听说世子暗恋我 第一战神 不负金银不负君 苍山剑侠 原始大时代 穿越山贼做皇帝 天地生吾有意无 斗罗大陆 浮世惊鸿 镜像皇朝 至尊纹章 妙偶天成 异生之寒雨 盛世魔妃之凤临天下 音隐之恶魔力量 锁妖塔:乱世烽火,再见狐妖 命运转盘师 酒歌 登云台 星王朝 轮回剑典 我靠谨慎修仙 联盟之 从斗罗开始推演诸天国漫 这个鼠部落强的离谱 漪澜情 全职高手 天一剑雪 楚乔传之风云再起 嫡女锋芒之狂妃 极品邪医 在莽新造反的日子 西游之师父你别再作妖了 我在东京教剑道 圣御星魂 囚天传 战争神灵 斯坦索姆神豪 暇想无限空梦域 传承宝鉴 没有字的信 重生之仙武都市 史上 网游之华夏世界 我的世界——复仇之路 我只有两千五百岁 训练家的格斗之路 他来自深渊,引我入地狱 斩月 综漫之无尽逃杀 生死体验 道极妖尊 证道从遮天开始 嫡女为凰:摄政王爷宠入骨 大荒神遗录 策天谋 职游之虚与现实 朕真没想败国啊 千金不低头 女友也有系统怎么办 左风少年 娶个空姐做老婆 妙偶天成 重生黄金时代 领地求生之开局获得神兽 明月不归尘 从火影开始的万磁王 十三皇子 从炸掉魂环开始的斗罗 人在斗罗:签到火影 都市之至尊龙帝 九劫长生记 镐京出猎 朕的丞相有喜了 都市之至尊龙帝 开局赘婿到第一首辅 部落冲突之明齐日月 仙界第一卧底 塔纳托斯的预告 十二生肖魔法学院 1717之新美洲帝国 网游之无限秒杀 天神殿 邪魅王爷沐血妃 大明之雄霸海外 替嫁王妃:娘子是朵黑心莲 丘丘人的原神之旅 神祇领主时代 网游之开局觉醒超神天赋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 庶女攻略 我们所拥有的未来 法师乔安 斗罗之武魂恶魔果实 小楼传说 三国之曹魏虎兕 时空穿梭商人 穿越之我在唐朝捡男人 萌妻上阵:总裁,请克制 争霸天下 永不移动的界碑 问镜 三国之大汉再起 忍者就该出肉装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消魂引 特战天神 全球通缉令 恶魔深渊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我的日常系进化游戏 一开始,我只想做演员 观之清香,饮之可口 剑卒过河 重生八零残疾大佬心尖宠 从火影开始爆装备 战医无双 斗罗之镇世斗罗 某不科学的机械师 傅医生你红线牵错了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男神抽奖系统 青山下 非良人 女尊之天下美男归我莫属 凤凰之舞谋天下 十二生肖魔法学院 妖神记 我的昨日恋歌 抗战之钢铁风暴 精灵掌门人 花都兵王 致命玩家 绝色医妃倾天下 听说你爱我 喜剧天王 悟道仙机 我的混沌城 古神养育者 洪荒之创世宝典 良辰美景未曾负 红龙皇帝 谋心 成神从被全宇宙狩猎开始 大神你人设崩了 凌霄辅助系统 继承山头后我和群鬼一起蹦迪 诸天福运 从华山剑奴开始,签到十年 武林大恶人 我的老爸好像有点强 孤岛谍战 登云台 第十年之终于等到你 浅塘 漪澜情 从龙族开始圣杯战争 双衍纪 没有字的信 云时问锦何处去 大师兄捡到了小说大纲 回到三国之统一天下 斗罗之先给阿银上农家肥 花豹突击队 诸天探索者 守护甜心之杨柳依依 墨染轮回道 重生之御见清心 我的总裁男朋友 长夜行 无忧城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 偏偏嫁给了死对头 月薪两万我成了首富 我是出道仙 全球中二病唯有我正常 逆转木兰辞 神君他动了凡心 昆仑小师叔 桃花 渡劫之王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拯救武侠美眉 隐婚后我被大佬宠翻天 凡人之开局成为墨大夫 沐沐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