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yulin1.ituyjh.com > 穿越小说 > 宋韵梅花 > 第一百二十三节:惹祸上身(1)
    “史璟卿……谅卫王(赵昀追赠给史弥远爵位)对你恩重如山,你竟然如此行不义之事!”

    九月初,在父亲史弥忠的灵床前,身着丧服吊孝的史嵩之,手里正揉搓着卧底送来的密信,恨得是咬牙切齿。原来,和老谋深算的叔父史弥远一样,作为他的接班人,史嵩之同样在赵昀身边收买了宦官宫女作为卧底,刺探皇帝与朝臣的一举一动,甚至,连萧晴也被策反,成为了他在宫里和海空军中的眼线……因而,史璟卿弹劾叔父的那些过激言语,自然就随之溜进史嵩之的耳朵里。

    忽然间,两个身影进入了灵堂,只见,其中一个人是小吏的装束,而他身后,则跟着一个肥头大额,手持明黄色诏书的宦官,看起来脸上写满了谄媚之色。

    “大人,朝廷有旨……”小吏话音刚落,宦官就向他们使了个眼色,迫不及待地喊了声:

    “史嵩之接旨……”

    “臣接旨……”史嵩之拍拍丧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宦官拆开圣旨,当即摇头晃脑的念了起来,而跪在地上的史嵩之看起来也是一脸恭谨,不敢稍稍抬头……然而,等宦官念出“夺情起复,官复原职”的字眼之后,他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兴奋,手舞足蹈地拜服道:

    “臣领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史嵩之逃过因为丁忧而辞官回家的惯例,被官家被重新起用,霎时就在临安府引起了轩然大波,次日,声势浩大的*便同时在太学、宗学、武学出现,那些反对史嵩之的学生们纷纷上书朝廷,将他打成了“欺世盗名”的奸臣和不孝子,要求朝廷惩办于他,以正大宋祖宗之法和儒家伦理道德……而其中,则以太学生黄恺伯、金九万、孙翼凤等144人的联名上书写的最为文采飞扬,把史嵩之骂的也是狗血淋头:

    .臣等恭睹御笔,起复右丞相史嵩之,令学士院择日降制,臣等有以见陛下念时事之多艰,重大臣之去也。臣等窃谓君亲等天地,忠孝无古今,事亲孝,故忠可移于君。自古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未有不孝而可望其忠也。宰我问三年之丧于夫子,而曰『期可已矣』,其意欲以期年之近而易三年之丧。夫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父母乎?』夫宰予期年之请,夫子犹以不仁斥之,未闻有闻父母垂亡之病而不之问,闻父母已亡之讣而不之奔,有人心天理者固如是乎?是不特无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且无一日之爱于其父母矣。

    宰予得罪于圣门,而若人者,则又宰予之罪人也。此天地所不覆载,日月所不照临,鬼神之所共殛,天下万世公论之所共诛,其与禽兽相去不远矣。且起复之说,圣经所无,而权宜变礼,衰世始有之。

    我朝大臣若富弼,一身佩社稷安危,进退系天下重轻,所谓国家重臣,不可一日无者也。起复之诏凡五遣使,弼以金革变礼不可用于平世,卒不从命,天下至今称焉。至若郑居中、王黼辈顽忍无耻,固持禄位,甘心起复,绝灭天理,卒以酿成靖康之祸,往事可覆也。

    彼嵩之何人哉?心术曲邪,踪迹诡秘,曩者开督府,以和议隳将士心,以厚赀窃宰相位,罗天下之小人为之私党,夺天下之利权归之私室,蓄谋积累,险不可测。在朝廷一日,则贻一日之祸,在朝廷一岁,则贻一岁之忧。万口一辞,惟恐其去之不亟也。

    嵩之亡父以速嵩之之去,中外方以为快,而陛下起复之命已下矣!陛下姑曰『大臣之去,不可不留也』,嵩之不能闻讣即行,乃徘徊数日,牵引奸邪,布置要地,弥缝贵戚,贾鬻中珰,转移上心,私求御笔,必得起复之礼然后徐徐引去。大臣居天子之下,位百官之上,佐天子以孝治天下者也。孝不行于大臣,是率天下而为无父之国矣。鼎铛尚有耳,嵩之岂不闻富公不受起复之事乎?而乃忍为郑居中、王黼辈之所为耶!臣谨按古礼,亲有疾饮药,子先尝之。

    嵩之于其父之病也,盍涕泣以告陛下曰:『臣父年八十余矣,恐朝夕不相见。矧陛下春秋鼎盛,臣事陛下之日长而事父之日短,愿陛下哀而赐之归,使臣一见老父,终天何憾。』陛下以孝教天下,未必不可其请也。

    今嵩之视父病如路人,方峨冠整佩,洋洋人政事堂,鼎食谈笑,无异平日,昔李密有言:『臣无祖母无以至今日,祖母无臣无以终余年。乌鸟私情,愿乞终养。』密之于祖犹尔,嵩之于父独不然乎?臣又按《礼》经:『父母之丧,见星而行,见星而舍。』嵩之于父之死也,盍号泣于昊天曰:『某不孝,父病不及药,是罪大矣。今又死不及殓,欲与俱殒,不可得也。星驰奔赴,虽日行百里可也。』

    今嵩之视父死如路人,方经营内引,摇尾乞怜,作飞鸟依人之态,又摆布私人,以为去后之地。暨奸谋已遂,乃始从容就道,初不见其有忧戚之容也。晋顾和丧母,其君欲起之,和曰:『古者固有释衰絰从王事者,以其才足济时也。如和不才,只以伤孝道、坏风俗尔。』时人高之。和在衰世,犹能尽其孝道,以厉风俗。嵩之身为台辅,曾一顾和之不若乎?且陛下所以起复嵩之者,为有折冲万里之才欤?嵩之本无捍卫封疆之能,徒有劫制朝廷之术。

    彼国内乱,骨肉相残,天使之也,嵩之贪天之功以欺陛下,其意以为三边云扰,非我不足以制彼也。殊不知敌情叵测,非嵩之之所能制,嵩之徒欲以制敌之名以制陛下尔。

    陛下所以起复嵩之者,谓其有经理财用之才欤?嵩之本无足国裕民之能,徒有私自丰殖之计。且国之利源,盐策为重,今钞法屡更,利之归于国者十五一二,而聚之于私帑者已无遗算。

    国家之土壤日削,而嵩之之田宅益广;国家之帑藏日虚,而嵩之之囊橐日厚。陛下眷留嵩之,将以利吾国也,殊不知适以贻吾国无穷之害尔。嵩之敢于无忌惮而经营起复,为有弥远故智可以效尤,然弥远所丧者庶母也,嵩之所丧者父也;弥远奔丧而后起复,嵩之起复之后而后奔丧。

    以弥远贪黩固位,犹有顾藉,丁艰于嘉定改元十一月之戊午,起复于次年五月之丙申,未有如嵩之匿丧罔上,殄灭天常如此其惨也。且嵩之之为计亦奸矣,自人相以来,固知二亲耄矣,为有不测,旦夕以思,无一事不为起复张本。当其父未死之前,已预为必死之地。近畿总饷本不乏人,而起复未卒哭之马光祖;京口守臣岂无胜任?而起复未经丧之许堪,故里巷为十七字之谣也,曰:光祖做总领,许堪为节制,丞相要起复援例。

    夫以里巷之小民犹知其奸,陛下独不知之乎?台谏不敢言,台谏,嵩之爪牙也;给舍不敢言,给舍,嵩之腹心也;侍从不敢言,侍从,嵩之肘腋也;执政不敢言,执政,嵩之羽翼也。嵩之当五内分裂之时,方且擢奸臣以司喉舌,谓其必无阳城毁麻之事也。植私党以据要津,谓其必无惠卿反噬之虞也。自古大臣不出忠孝之门,席宠怙势,至于三世,未有不亡人之国者,汉之王氏、魏之司马是也。史氏秉钧,今三世矣。

    军旅将校惟知有史氏,天下士大夫惟知有史氏,而陛下之左右前后亦惟知有史氏。陛下之势孤立于上,甚可惧也。天欲去之,而陛下留之,堂堂中国,岂无君子,独信一小人而不悟,是陛下欲艺祖三百年之天下坏于史氏之手而后已。臣方涕泣裁书,适观麻制,有曰『赵普当乾德开创之初,胜非在绍兴艰难之际,皆从变礼,迄定武功』。

    夫拟人必于其伦,曾于奸深之嵩之,而可与赵普诸贤同日语耶?赵普、胜非在相位也,忠肝贯日,一德享天,生灵倚之以为命,宗社赖之以为安。我太祖、高宗夺其孝思,俾之勉承王事,所以为生灵宗社计也。嵩之自视器局何如胜非?且不能企其万一,况可匹休赵普耶!

    臣愚所谓擢奸臣以司喉舌者,此其验也。臣又读麻制,有曰『谋谂偾兵之聚,边传哨骑之驰,况秋高而马肥,近冬寒而地凛』。方嵩之虎踞相位之时,讳言边事,通川失守,至逾月而后闻;寿春有警,至危急而后告。今图起复,乃密谕词臣,昌言边警,张皇事势,以恐陛下,盖欲行其劫制之谋也。臣愚所谓擢奸臣以司喉舌者,又其验也。窃观嵩之自为宰相,动欲守法,至于身,乃跌荡于礼法之外。

    五刑之属三千,其罪莫大于不孝,若以法绳之,虽置之斧钺,犹不足谢天下,况复置诸岩岩具瞻之位,其何以训天下后世耶!臣等于嵩之本无宿怨私忿,所以争进阙下为陛下言者,亦欲挈纲常于日月,重名教于泰山,使天下后世为人臣、为人子者死忠死孝,以全立身之大节而已。孟轲有言:『学则三代共之,皆所以明人伦也。』臣等久被教育,此而不言,则人伦扫地,将与嵩之胥为夷矣。惟陛下幸裁!(注:本文节选于《宋史全文》,想要了解此事来龙去脉及史学界观点的读者,可参考中华书局出版的《丞相世家:南宋四明史氏家族研究》一书第180-186页)

    次日早朝过后,面对着满桌的弹劾奏疏,赵昀也是头疼不已。虽然,对于将史嵩之“夺情起复”可能导致的后果他也并不是没有预料,但是,面对又一次众怒难犯,赵昀却是心力交瘁,不知该如何应付。

    丢下奏疏,赵昀不由得陷入了沉思,半个时辰之后,他这才瘫坐在御座之上,喃喃自语道:

    “这些莘莘学子,只知功名利禄,竟也不知朝廷难处,实在令朕失望!”

    ……

    “赵嫣,有件事,我得问问你的意见……”

    “嘿,瞧你这么客气,把我搞得都不好意思了……”

    就在史嵩之遭万众唾骂之时,萧晴当然也没有闲着,为了套取相关情况,她悄悄地潜入了垂拱殿,将太学生弹劾史嵩之的奏疏给来了个全盘照抄,然后,拿着它前去位于东园的冷宫探望赵嫣。

    “哎……”屏退了徐姈她们之后,赵嫣看了看奏疏,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黑线。半晌过去,她才长叹一声,对萧晴悄然说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如今,史嵩之贪念权力,据有相位已达五年(注:史嵩之于嘉熙三年,即1239年成为右丞相,至淳祐四年,即1244年,已有五年时间)而太学生们又和史璟卿一样不依不饶,唯恐其效仿史弥远,只怕,朝廷里到时候恐有血光之灾啊!”

    “我……”听闻此言,萧晴几乎当即手足无措,眼神中流露出的是一丝丝无边的恐惧。甚至,正在品茶的赵嫣不经意地打量了她一眼,竟也让她花容失色。

    “萧晴……你这是?”赵嫣疑惑地盯着她的脸颊,仅仅一会工夫,萧晴的心理防线便彻底崩溃,只见,她掩上斑驳的木门,然后对着赵嫣就是一跪:

    “萧晴有罪,还请皇后宽恕……”

    赵嫣愕然,伸手想要将萧晴从地上拉起来,然而,接下来萧晴的一通话却让她的心情起伏不定,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了:

    “如今,天下之人都厌恶史嵩之专权,而萧晴却替其探听宫内消息,恐不为天下所容也……”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总裁的冤家老婆 偶像竟是我自己 铁十字 宠妻成奴:王爷跪地唱征服 爱我请你放手 邪魅王爷沐血妃 我有颗七窍玲珑心 琉璃美人煞 通天之路 十方武圣 女王崛起:大神求交往 大清疆臣。 种田不努力只能回府做王妃 斗罗之诸天抽奖系统 万气争天 红海行动后续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奇幻浪漫物语 我,嫦娥男闺蜜! 轮回之无限进化 抢救大明朝 万界之无敌反派 时莜萱盛翰钰 我把异界变成了游戏 凌家有女:摄政王妃不好惹 地界传记 神级外卖员 虎狼 狼性首席霸宠妻 秦少宠妻公式:你说的都对 大医凌然 血月猎人团 中华第一帝国 从八百开始崛起 星游天道 重启末世 神秀之主 教练是怎样炼成的 忧忧创世界 逆剑狂神 花都极品主宰 真灵九变 诛天龙皇 再世男神 吾妻非人哉 西游:我唐僧绝不西天取经 如墨如你 三步生莲 网游之王牌战士 宋时雪 都市传说之 万古第一武神 凰鸣九天:嗜血嫡妃要逆袭 娱乐圈里的泥石流 冒险者乐园I 冥罗陆 这些妖怪太难敕封了 魔王不必被打倒 废柴丑女风华绝代 取缔者 一世孤尊 黄天之世 修仙传 桃花 神邸之门 混元苍穹 宝瞳 末世危机封学长的霸妻 大荒神遗录 重生之悍妻 一世符仙 白骨大圣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不负金银不负君 明朝败家子 武炼巅峰 我家老婆来自天上 疯王的女儿 异界召唤之君临天下 大师兄捡到了小说大纲 上品寒士 我气哭了百万修炼者 我真不是关系户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穿成首辅大人的黑月光 老婆,别来无恙 圣骑士赵大牛 战王,王妃又要休夫了 网游之 我真的是渣男啊 云天行 负一世一生名 抓住那个叛徒 漂泊的爱与情 无忧城 爱我请你放手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从始皇陵逃出的长生草 王妃是个小胖墩 武灵天下 应是案深情浅 我在修仙界当偶像 绯闻悍妻:糟糕,好心动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Mr学神他真香了 他又冷又难缠 腹黑狐女有点毒 明月不归尘 春日宴 间客 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 中土游侠传 轮回之无限进化 全球进入数据化 重活 大清九福晋 稳住别浪 偏执大佬总想套路我 无限之轮回轨迹 剃头匠 谍妃传 王妃打怪累了想躺怎么办 魂曜星尘 秘战无声 史上 侠影仙宗 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神级外卖员 大奉打更人 冥境之锋 邪剑诸天 都市无敌板砖侠 胖子和他的废柴小队 黄天之世 我们的限制型穿越之旅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从1983开始 我资质平平 世界树的游戏 昭奚旧草 网游之修罗剑尊 无极帝尊 鬼域之尊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五代梦 重生之庶女琉璃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 法相仙途 总裁抢占小娇妻 天纵莫敌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一步一道 见我如斯 天下醉 战龙无双 开局百万资源号 九劫长生记 觉醒钞能力 陈道友,请你离我远一点行不行 醉卧江山 开局一座玉门关 放开那个女巫 黄I泉 我在末世能升级 春秋大领主 我自地狱来 神秘聊斋 欢喜小娘子 我家老婆来自天上 我有一座恐怖美食屋 学霸的UP主养成计划 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神魔养殖场 王妃吃香喝辣搞事业 何处桃花笑春风 灵界论坛 天辛 异世大符神 天生奇才续 大荒河图 王妃打怪累了想躺怎么办 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疯王的女儿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史上 红龙皇帝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是盖伦 穿越了的学霸 末日轮盘 不灭圣影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重生之古玩人生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求魔 子弹世界 不逍遥 云天行 病弱小姐的马甲掉了